1575160360359937.jpg

北京猪肉批发价17.25元 降至近30天最低点

北京猪肉批发价17.25元 降至近30天最低点

1575160360359937.jpg

北京青年报讯(记者  李佳)猪肉价格近期出现稳步下滑,不少市民也感受到超市的肉价开始走低。11月29日,新发地市场白条猪批发平均价每斤17.25元,降到一个月以来的最低点。11月23日至29日的白条猪日均上市量为1516.57头,比11月16日至22日的1313.14头增加15.29%;去年同期日均上市量为2124.29头,年同比下降28.61%。

上市量增加对肉价起到积极影响。据统计,11月29日,新发地市场白条猪批发平均价是17.25元/斤,比11月22日的19.0元/斤下降9.21%;比10月29日的25.13元/斤下降31.36%。新发地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毛猪产能正在恢复,本周的日均上市量在近一个月中处于最高点,也是肉价在近一个月中的最低点。

此外,还有一个现象是,10月下旬,市场上销售的白条猪单重普遍在90公斤-130公斤/头,也有单重达到150公斤-160公斤/头的白条猪。本周,白条猪的单重基本集中在90公斤-110公斤/头,单重超过120公斤/头的数量也在减少。

这意味着,首先是毛猪的供应能力有所恢复,屠宰厂在收购白条猪的过程中有了可挑选的余地,能够拉回瘦肉型白条就尽量收购瘦肉型白条。其次,供应能力恢复的动力来源于对高价格预期的降温。此前,由于预期肉价会在高位运行较长时间,养殖场普遍存在惜售的现象,造成肉价连续、快速上涨。在预期降温以后,供应状况明显好转。

不过上述负责人也表示,产能恢复是一个相对较长的过程,近期肉价快速下降主要是供应能力的恢复,是前期积压下来的毛猪近期开始增大出栏的结果,并不意味着近期的产能已经有了比较明显的恢复。所以,后期肉价总体上表现出稳中有降的态势,但继续下降的空间不会很大。

责编:李晓航

1575243303972821.jpg

死性不改!暴徒纵火打砸“私刑“路人 港警速龙小队出动清场

死性不改!暴徒纵火打砸“私刑“路人 港警速龙小队出动清场

1575243303972821.jpg

暴徒在港铁黄埔站纵火。(图源:文汇网)

海外网12月2日电 “修例风波”以来,暴力活动不断升级,尽管近日出现短暂平静,但在过去两天的周末,暴徒仍死性不改、再次倾巢发难。他们不仅非法集结、违法堵路,还四处纵火打砸、投掷烟雾弹……种种破坏手段拙劣残暴、令人发指。前线防暴港警无奈使用最低武器制止暴徒违法行为。

暴徒四处纵火打砸 防爆港警到场驱散

据大公文汇全媒体报道,大批示威者昨日(1日)下午聚集尖沙咀一带,计划由尖沙咀钟楼起步,途经梳士巴利道,游行至红磡体育馆。下午五点左右,数百名暴徒在梳士巴利道近帝国中心一带投掷多枚烟雾饼,造成公众恐慌,现场非常混乱及危险。警方随即使用包括催泪烟在内的最低武力,以制止暴徒违法行为。

另外,有部分暴徒沿梳士巴利道,经过么地道花园时,向警方投掷砖头。警方因应现场情况,使用包括催泪烟等最低武力驱散。

入夜后,暴徒持续在黄埔区破坏堵路,打砸店铺,更一度向路人行私刑。1日晚11点左右,有暴徒在已关闭的港铁黄埔站纵火,防暴警及速龙小队(即“特别战术小队”)之后到场驱散。

警方谴责暴徒罔顾在场人士的人身安全,警告暴徒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呼吁市民切勿前往该区,还提醒附近一带居民留意最新情况,如有需要,应关好窗户,并留在室内安全地方。

港理大再现危险化学品 校方请求警方移除

值得一提的是,被暴徒占据近两周的香港理工大学日前宣布解封,然而1日,即校园解封第3天,理大校园再发现20多枚汽油弹及攻击性武器,校方随后通知消防及相关部门移除。

据文汇网报道,理大昨日发布声明称,校方在校内再发现20多枚汽油弹和攻击性武器,随后立刻通知警方要求派遣消防将其移离校园,并请求消防处和相关政府部门立刻评估校园的安全,是否要再作彻底检查,以确保校园安全。

消防处表示,昨日接到校方通知后即时派员进入校园,对所发现的危险化学品进行风险评估,确定没有即时危险,相关物品交由警方跟进。警方发言人表示,行动中,在校内原先已上锁且隐蔽的地方共检走41枚汽油弹、10樽不同种类的化学品及一罐卡式气罐。消防处和警方同时指出,由于行动期间理大附近发生非法聚众活动,基于安全考虑,校园内的行动被迫暂停,翌日继续。

警方表示,11月28日及29日,警方与相关部门及独立中间人组成安全小组进入理大,共检走3989枚汽油弹、1339件爆炸品、601支腐蚀性液体及573件武器。由于校园范围大且校内建筑布局复杂,警方在校园解封前已提醒职员,可能有少量危险化学品仍存于校内被上锁及隐蔽的地方,如有发现应立即通知相关部门跟进。警方一直与校方保持紧密联系和沟通。就对理大校园内安全情况的关注,警方与相关部门会与理大管理层进一步商讨,采取适当措施确保校园安全。

理大暴乱幕后“黑手”仍在逃 暴徒“指挥室”曝光

港媒称,指挥理大暴乱的暴徒仍然在逃,警方正全力缉兇。11月30日,《大公报》、《文汇报》等港媒曝光了理大对峙“指挥室”:暴徒将“指挥室”设在理大食堂,并摆放“布防图”,还有物资、人手分配的展示板及所谓战绩展示。港媒称,暴徒行动指挥都有组织、有计划,一切都具备高度军事化的运作。

报道称,暴徒还公然在校内设“海关”,设立不同据点;除了位于理大饭堂的“指挥室”,饭堂一角也摆有理大校园的“布防图”;暴徒还列出“抗争路线图”,明目张胆勾连外国势力,将“国际战线”列“最为重要”。

报道引起市民热议,有市民质疑暴徒简直是“神棍”,“摆明是有大台、有预谋”,更有市民批评暴徒恶行令人愤怒!(海外网 姚凯红)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姚凯红、张霓

社民党党魁选举爆冷 德国将提前进入“后默克尔”时代?

社民党党魁选举爆冷 德国将提前进入“后默克尔”时代?

  12月2日电 综合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执政联盟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当地时间11月30日,默克尔的执政盟友社民党举行党魁选举,“亲默克尔”政府的德国副总理兼财长意外落选,选出的两名新党魁都对默克尔领导的执政联盟长期持批评态度。他们声称,将与默克尔重新谈判,若不满足要求就退出执政联盟。届时,默克尔需决定是否组建少数政府继续执政,还是提前举行原定于2021年的大选。

资料图:德国总理默克尔。<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彭大伟 摄” src=”https://domicile-magazine.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a26be6000abd46ffb7e5851f52f7b370.jpg” title=”资料图:德国总理默克尔。<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彭大伟 摄”><br />
   <input name=
资料图:德国总理默克尔。 记者 彭大伟 摄

  【副总理落败 默克尔或提早退休】

  报道称,2017年德国大选后,社民党内部对于是否与默克尔联合执政一直存在争议,虽然双方最终在2018年3月组成大联合政府,但社民党内分歧仍然严重,尤其是社民党2019年年内先后在欧洲议会及多场地方选举中失利,令党内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退出执政联盟,以反对党的姿态重建社民党影响力。

  当地时间11月30日,默克尔的执政盟友社民党举行新党魁选举。据信,自5月份欧洲议会选举惨败后,社民党一直群龙无首,因此此次选举也是该党成员对未来路线的公投,即是否继续留在执政联盟。现任德国副总理及财政部长主张继续与默克尔联合执政至2021年,仅获得了45.3%选票,而要求重新讨论组阁的瓦尔特─博尔扬斯及搭档艾斯肯则以53.1%的支持率爆冷胜出。这意味着多数社民党党员渴望离开默克尔政府。

  因此,默克尔的执政联盟遭遇危机,原本已计划在2021年退出政坛的默克尔,可能提前结束政治生涯。

5月26日,欧洲议会选举在德国举行投票。根据德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当地时间26日午夜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执政的联盟党和社民党在本次选举中的得票率较上届选举均大幅下跌。图为26日晚18时,基民盟总部大楼内屏幕显示的出口民调结果。<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彭大伟 摄” src=”https://domicile-magazine.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da3e30fd305d49699388bd7fa94f1ef0.jpg” title=”5月26日,欧洲议会选举在德国举行投票。根据德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当地时间26日午夜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执政的联盟党和社民党在本次选举中的得票率较上届选举均大幅下跌。图为26日晚18时,基民盟总部大楼内屏幕显示的出口民调结果。<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彭大伟 摄”><br />
   <input name=
当地时间5月26日,欧洲议会选举在德国举行投票。执政的联盟党和社民党在本次选举中的得票率较上届选举均大幅下跌。 记者 彭大伟 摄

  【接连选举受挫 社民党调整路线】

  新当选的两名党魁在政坛上并不知名,瓦尔特─博尔扬斯是经济学家,2010年至2017年担任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经济部长。艾斯肯是一名信息技术专家,2013年起至今担任议员。两人代表了社民党内更左倾的力量,他们不满政府控制债务的做法,主张在基础建设及气候问题上投资数十亿欧元,这些政策受到年轻人及环保分子的支持。许多社民党党员认为,在默克尔执政联盟的束缚下,他们无法提出更大胆的政策,只能默默看着选民流失。

  据报道,社民党2017年大选仅获得20.5%的支持率,此后在地选和欧洲议会选举中也接连遭遇滑铁卢。目前该党民调支持率仅为14.3%,落后于默克尔领导的基民党和绿党,勉强高过极右党“选择党”(AfD)。

  因此,社民党将此次调整路线的机会视为“生死存亡之刻”。瓦尔特─博尔扬斯承诺,将在12月6日至8日的社民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讨论与默克尔政府的谈判重点,以及是否退出执政联盟。另外,试图改善形象的社民党此次首次采用双主席的模式,是自1890年创立以来一次革新,据悉是借鉴了近年来崛起的绿党。

资料图:德国总理默克尔。
资料图:德国总理默克尔。

  【德国将提前迎来“后默克尔”时代?】

  面对爆冷门的选举结果,德国基民党秘书长迅速出面稳定人心,表示“目前什么也没有改变”,并指出两党已有继续合作的基本共识,期望与社民党新领袖合作。

  不过,分析人士表示,默克尔显然无法答应社民党新党魁的左倾条件,这意味着社民党大概率出走,此后默克尔政府将沦为少数政府。虽然默克尔向来拒绝这一选项,但有媒体认为,社民党此后必定会处处为大选考虑,而不是专心运转政府,因此在2020年预算案已经通过的情况下,少数政府“也不是那么糟糕”。默克尔还可以借此机会锻炼自己接班人的执政能力。

  有专家认为,默克尔已经走到了政治生涯的末期,她对内不敢改革一贯的平衡收支政策,抵御可能的经济衰退征兆;对外也未过多实际支持法国总统马克龙欧盟改革法案。再加上她健康已经拉响警钟,不如放手提前大选,让德国提前进入“后默克尔”时代,便于新领导人改革。

  但德国主流媒体还是认为,由于2020年德国是欧盟轮值主席国,又要处理英国脱欧等事务,以默克尔谨慎平稳的性格,至少也会度过2020年之后大选。

【编辑:苏亦瑜】

英国大选难治“脱欧”之伤

英国大选难治“脱欧”之伤

10月28日,在英国伦敦议会大厦外,行人经过欧盟旗帜、英国国旗和支持英国“脱欧”的标语牌。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当天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表示,欧盟27个成员国已同意英国提出的将“脱欧”期限推迟到2020年1月31日的申请。新华社/美联

12月12日,英国将举行大选,比预定时间提前了3年。在“脱欧”拖到各方都快要失去耐心的背景下,此次大选被认为意义重大。约翰逊政府期待大选能实现“破局”,反对党为拉拢选民不遗余力,外界则指望大选能为“脱欧”带来好消息。然而,对于英国的未来,唯一确定的仍然是不确定性。回望来时路:自“脱欧”公投以来,英国真的很受伤;眺望前方景,大选也难以治愈“脱欧”之伤。

“‘脱欧’仍具不确定性”

“此次大选的结果不难预测。从目前情况看,如果不出现意外,保守党能赢,当然优势可能比较微弱。”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崔洪建对本报记者说,“在约翰逊政府眼中,提前大选是‘破局’的手段,因为不进行议会中的大洗牌,约翰逊政府的快速‘脱欧’就无法实现。目前民意对立严重,他不再指望通过讨好选民拿到多数票,而是以明确的立场为旗帜号召选民。目前看来,相对于工党的立场不够鲜明,约翰逊政府的策略比较成功。”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脱欧”的前景会明朗起来。

崔洪建补充:“这是被‘脱欧’倒逼出来的大选。但是,除非保守党以绝对多数胜出,从而能主导议会通过首相约翰逊的‘脱欧’方案,否则,‘脱欧’仍然具有不确定性。”

“约翰逊曾表示,‘脱欧’过渡期不会延长至2020年以后,但这种说法是不现实的。我们认为,英国与欧盟就未来贸易协议的谈判可能会需要更长时间,且必须有所妥协。”景顺首席环球策略师克里斯蒂娜·霍珀认为,妥协之处在于英国要么延长“脱欧”期限,要么会在过渡期结束时没有任何协议地脱离欧盟,因此无协议“脱欧”的情形仍有几率出现。

英国大选的选情也仍在变化中。民调机构ICM为路透社进行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英国首相约翰逊所属保守党相较在野工党的支持领先幅度已在缩小。根据11月25日公布的民调结果,保守党的支持度下降1个百分点,成为41%;工党则上升2个百分点,来到34%。“本次大选是英国1923年来首次在12月进行选举,也将是多年来最难预测的大选之一。”这是许多英国媒体对此次大选的评价。

“一个危险的烂摊子”

据路透社报道,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发表言论称,英国现在是一个危险的烂摊子。无论是科尔宾领导的工党,还是现首相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都不应该赢得12月12日的议会大选。他甚至指出,两个党派都只是在兜售幻想,“真是一团糟”。

自举行“脱欧”公投以来,英国真的很受伤。

银行高级经济学家比尔·迪维迪表示,英国“脱欧”带来的政治僵局拖累了英国经济,造成的损伤正在增加且更加难以扭转。公投以来,英国消费增长从2015—2016年的3.3%的平均水平下降,2017—2019年仅为1.7%。2019年英国增长预期为零,远低于2015—2017年3.0%的平均水平。

英国的对外关系也遭遇巨大压力。最近,美国和澳大利亚等15个国家抱怨说,“脱欧”僵局影响了他们与英国之间的贸易,要求英国及欧盟进行赔偿。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则警告称:只有作为欧盟的一部分,英国才能扮演全球性角色。“脱欧”后英国将沦为“二等国家”,再难参与大国竞争。

“从经济角度看,‘脱欧’的不确定性在一定程度上终止了英国经济的增长势头。英国经济虽然没有出现断崖式下滑,但是,增速从公投前在欧盟名列前茅到如今几乎垫底。从社会角度看,不稳定性增加。‘脱欧’占用大量资源,导致许多英国本来该做的发展经济的大事无法推进。从国际影响力角度看,‘脱欧’让英国拥有更多自主权,却失去了欧盟集体谈判的倍增效应和主动权。不能和欧洲其他国家抱团,英国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和影响力究竟还有多大,令人存疑。”崔洪建说。

“前景难言乐观”

过去3年多来,英国民众在彷徨中度过。令人沮丧的是,这条路还看不到尽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发布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今年英国经济增长预期从1.3%下调至1.2%。事实上,受“脱欧”久拖不决的影响,近期英国的一系列经济数据均表现不佳,服务业、制造业、企业投资等实体领域下滑。分析普遍指出,即使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大选中如愿胜出,他接下来仍会面临包括资本外撤和贸易困境引发的额外经济冲击,英国经济前景难言乐观。“而且,‘脱欧’后的关税上升直接影响民众对未来生活的预期趋于悲观。”崔洪建说。

“分裂”如今已经成为英国的心头之痛。“围绕‘脱欧’还是‘留欧’,‘硬脱欧’还是‘软脱欧’,英国社会出现了界限分明的民意对立。”崔洪建说。此外,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问题也不容乐观。有望赢得苏格兰议会多数地位的苏格兰民族党计划在2020年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多数苏格兰人在2016年公投中支持留欧,因此,一旦英国“脱欧”,苏格兰独立公投的结果将极不乐观。而新版“脱欧”协议要在北爱尔兰和大不列颠之间建立新的海关边界,过去模糊处理的边界问题必须清晰化,也很可能造成北爱尔兰局势重新动荡。

“大选之后,英国需要集中精力采取措施弥补‘脱欧’带来的损失,比如推出优惠政策、优化投资环境等。”崔洪建说,“外交上,也需要英国更加灵活。”

这注定是一条漫长的路。正如英国《镜报》引用的英国前首相布朗的话:“仅靠一场大选是无法修复英国日益加剧的分裂格局的,我们可能要用一整代人的时间来使国民生活恢复常态。”(本报记者 张 红)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11月30日   第 06 版)

责编:张荣耀

攀岩家登顶49米高“海柱” 此前两次挑战均失败

攀岩家登顶49米高“海柱” 此前两次挑战均失败

  9月17日电 据外媒报道,爱尔兰西北海岸有一块49米高的巨型海柱,一名攀岩好手尝试两次攻顶都宣告失败。直至上个月,他再次发起挑战,终于成功登顶,成为第二位攀上这块岩石的冒险家。而上一次有人登顶还是在25年前。

  报道称,这块海柱位于爱尔兰梅奥郡,被命名为Dún Briste,意为“破碎的堡垒”。46岁攀岩家米勒(Iain Miller)一直想征服这块巨石,但之前两次都以失败告终。

  上个月,米勒第三次挑战登顶,他与搭档坐充气艇划到巨石下方,两人做足研究。所幸当天海面平静,他们抵达后便背着全副攀岩装备往上爬,并拍下整个过程。不少当地人在岸边为他们欢呼打气,见证米勒爬上巨石顶部。可惜天气后来开始变差,米勒的搭档未能登顶。

  米勒称,他在登顶后心情稍为放松,但之后便要面对“下山”难题,“站在巨石顶部,你就会想如何回去,所以登顶后也没法庆祝”。不过最终他和搭档安全的回到了充气艇上。

  相传,Dún Briste14世纪前仍然属于大陆的一部份,但于1393年海岸侵蚀导致周围的岩石倒塌,当时村民要用船舶绳索救走被困在石顶上的人。

央视:一味追求流量的网络直播平台,离关门也就不远了

央视:一味追求流量的网络直播平台,离关门也就不远了

两年前,自称“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的“花椒直播”平台主播吴某,在录制时意外高空坠亡,其家人起诉该直播平台。近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终审宣判,认定直播平台对于吴某的坠亡存在过错,应承担部分民事侵权责任,赔偿吴某家属3万元。

“丢了性命,获赔三万”,这是不少报道的标题。一个生命和三万元之间,自然不能划等号,但选择冒险的人总抱有侥幸心理,相信意外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幸的是,既然是冒险,意外就总会发生。

一些人选择冒险,利益诱惑是最大动因。从2017年开始,他在“花椒直播”等各大网络平台发布大量的徒手攀爬高楼等高度危险性视频,视频总浏览量超过3亿人次,也因此拥有了上百万粉丝。在“流量经济”、“粉丝经济”流行的当下,这是一笔巨大财富。特别要强调的是,这笔财富不仅是吴某本人的,也是直播平台的。事实上,吴某生前从直播中得到的打赏有限,流量得到巨大攀升的平台,才是最大获益者。

对冒险者来说,录制什么内容的视频,选择的标准只有一个:爱看的人多。高空危险视频可以满足人们刺激和猎奇心理,也因此成为不少冒险者的选择。作为成年人,冒险者对冒险可能导致的后果有明确预见,对损害结果发生具有明显过错,法院据此判决吴某本人承担主要责任。希望这样的悲剧和判决结果,能警醒更多仍心存侥幸者。

不过,如果仅有冒险者本人努力,哪怕他冒再大的险,关注的人也有限。正是网络平台的传播,让冒险行为得到更多关注,有了更大“价值”。对吴某来说,平台的每一次传播,都相当于给他打的一针“强心剂”,在一次次成功的喜悦下,他在冒险的路上越走越远。一定程度上,他是被平台一步步诱导走上不归路。法院认定吴某死亡与平台传播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判决其承担一定赔偿责任,符合事实和法律。

如果说有什么担心,那就是3万元赔偿,是否足以震慑不良网络平台。尽管法院认定了网络平台的责任,但3万元的赔偿数额意味着,在法律上,这是一种很轻微的责任。如果网络平台都能以此案为标本,意识到自己肩负的责任,善莫大焉;相反,如果部分平台只算“经济账”,认为3万元赔偿不过是“小菜一碟”,平台从直播获取收益远大于赔偿,那么,他们就可能作出公众不希望看到的选择。

“道德是最高的法律,法律是最低的道德”,网络平台应该认识到,除了法律责任,它还肩负着道德责任、社会责任。有些网络内容,有人愿意传,有人愿意看,但法律责任、道德责任和社会责任都决定了,网络平台不能无条件充当二者“中介”,对不适宜传播的内容,应及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做不到这点的网络平台,离关门也就不远了。(特约评论员 李曙明)

原标题:《热评丨网络直播平台缘何成为冒险者的“死亡推手”

责编:袁如霞

欧航局获批史上最高预算

欧航局获批史上最高预算

  欧航局获批史上最高预算

  新华社马德里11月28日电 欧洲航天局28日获批“史上最高”预算,总额达144亿欧元。按照欧航局的说法,这项预算旨在确保欧洲在本世纪20年代能够独立进入和利用太空,并在宇宙探索方面获得突破性发现。

  欧航局局长扬·韦尔纳当天在西班牙城市塞维利亚举行的部长级会议闭幕时表示,欧航局22个成员国批准了总额144亿欧元的预算,其中125亿欧元供未来3年使用,其余19亿欧元用于覆盖第四和第五年的运营成本和基础研究费用。

  韦尔纳说,获批的预算金额甚至高出他的预期,这意味着欧航局可以开展一整套探索项目以及更多科研工作,如加强地球观测以更好地应对气候变化。

  此外,欧航局获得支持的重点项目还包括欧洲宇航员登月,建造可重复使用的航天器,参与建设月球轨道平台,引力波、黑洞和小行星探测等。

  据欧洲媒体报道,这项最新预算中,德国承诺拿出33亿欧元,紧随其后的是法国、意大利和英国,分别承诺出资27亿、23亿和17亿欧元。由于欧航局不是欧盟机构,英国在欧航局的成员“身份”不受“脱欧”影响。

【编辑:房家梁】

古特雷斯:控制全球升温在1.5°C内仍可实现

古特雷斯:控制全球升温在1.5°C内仍可实现

  马德里12月1日电 (夏宾)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日在马德里出席一场新闻发布会时称,控制全球升温在1.5°C之内仍然是可以实现的,使之成为可能所需的必要技术已经具备,世界各地应对气候变化的意识正在觉醒。

资料图: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廖攀 摄” src=”https://domicile-magazine.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21ec88f007a34bbbbf2387348a642fae.jpg” title=”资料图: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廖攀 摄”><br />
   <input name=
资料图: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记者 廖攀 摄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近期发布的报告指出,即使当前《巴黎协定》的所有无条件承诺都得以兑现,全球气温仍有可能上升3.2°C,全球的整体减排力度要在现有水平上至少提升5倍,才能在未来10年中达成1.5°C目标所要求的碳减排量。

  古特雷斯说,到目前为止,我们为达到上述目标所做的努力还远远不够,许多国家甚至没有履行《巴黎协定》的承诺,温室气体的排放量仍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他指出,过去五年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五年,海平面也达到史上最高,陆地、海洋的生物多样性因气候变化而受到了严重的冲击。“气候变化已经成为对人类健康和安全的巨大威胁,简而言之,气候变化不再是一个可以从长期来看待的问题,而是人类当下就面临的重大危机。”

  “然而,我今天在这里要传达的信息是希望,而不是绝望。”古特雷斯强调,科学界不断重申,要在203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45%,到2050年达到碳中和,而现在能够减少70%的全球碳排放量的技术替代手段已经出现,同时应加大对应对气候变化努力的财政支持,例如发达国家履行对发展中国家的资助承诺等。(完)

【编辑:叶攀】